|

【Arduino遇見未來】從Linux到Arduino:開源之火一發難收!

   

作者:歐敏銓

 

前兩回我從火人節(Burning Man)Maker Faire的面向切入談Why Maker matters這個題目,本文呼應《Arduino遇見未來》專題企劃,就來談談Maker運動的主角之一:Arduino。

不知有多少人聽過「光碟月刊」這本雜誌?它是在一個用Modem撥接,網速只有28.8K的年代發行的雜誌,那時用網路真是龜速到爆,想下載軟體是很痛苦的事,當光碟月刊想出佛心地將一些Shareware燒進光碟中,隨雜誌每月附贈給讀者們,一出刊就爆紅!

光碟月刊附贈的「光碟」,曾是不少人獲取開源軟體的管道。(圖片來源

問我為何清楚這一段?因我曾是該月刊其中的一位編輯,但重點不是雜誌,而是看到很多人因這些光碟開始使用Linux等自由/開源軟體,他們後來甚至成為貢獻源碼的開源社群一份子。今天談Maker運動,少不了要談Arduino對這個運動的影響力,而若沒有1970、1980年代興起的自由軟體運動、Open Source軟體運動,恐怕就沒有Arduino 2005年在義大利的誔生。

從Hacker到Maker:開源走出一片天

談Open Source運動的源起,就不能不從Hacker這個詞來談起。Hacker的中文是駭客,很多人對這群人有很負面的印象,覺得他們是一群破壞網路秩序的壞蛋,到處找網路的漏洞、後門,然後入侵去竊取或竄改資料,或癱瘓網路。

是的,網路上的確有一群胡作非為的程式高手,但回溯Hacker這詞於1970 – 1980年代在電腦圈出現時,指的也是一群程式高手,他們在美國第一流的大學中醉心於共同改善電腦的功能,而當這群夜貓子晚上靈思泉湧地想走進電腦實驗室開幹時,發現教授下班了,順便把門也鎖上了,怎麼辦?他們只好發展新的專長:想盡辦法「闖(hack)空門」。

MIT校園有個Hacking The Great Dome的傳統,學生們以能在這圓頂建築上做怪為榮(圖片來源

這是真實發生的事,紀錄在Richard Stallman如何成為自由軟體運動推手的回憶報導中。Richard Stallman何許人也?他是自由軟體運動的推手、傳教士,而在他和這群自稱是Hacker的軟體高手們很清楚一件事:讓他們能更快改進軟體的原因,不是個人有多厲害,而是一群人都很厲害,而且願意分享,才能站在彼此的肩膀上做出貢獻,而這些貢獻,也會幫助到社會的進展。

Richard Stallman致力推動自由軟體運動近40年。(圖片來源

因此,他們很堅定的相信,程式碼應該是一種公有財,大家都有獲取使用、複製和修改的權利,無法接受「封閉軟體」的行為,所以大力推動自由軟體運動。

這樣的運動一推,很顯然地就與賣軟體獲利的公司摃上了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他們和微軟長達十多年的對嗆了。一邊說Windows的封閉系統阻礙了軟體的進步,另一邊則說自由軟體(Linux)是一種「癌症」,是智財權的摧毀者。

然而,誰對誰錯呢?30多年發展下來,開源軟體其實已深入你我的生活當中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,無疑就是Linux這套作業系統了。從1991年芬蘭工程師Linus Torvalds發表Linux,並定位為開源軟體後,來自全球最聰明的腦袋紛紛參與其中,樂此不疲地貢獻自己的智慧,讓它發展為目前最強大和穩定的一套作業系統,不論在網路伺服器或超級電腦中,市佔率都是遠高於封閉軟體的。

Linux作業系統開源計畫發起人Linus Torvalds(圖片來源

這樣說你可能還無感,那Android大家應該就耳熟能詳了吧!是的,佔智慧手機約七成市場的Android,其核心就是Linux,而回顧2007年前後智慧手機因iPhone掘起而掀起手機作業系統大戰時,能威脅到iPhone,甚至後來市佔率超過iPhone的,只有Android,而這陣營所仰賴的正是「開源」帶來的開發自主性與多元生態系。

Android智慧手機仰賴開發的作業系統Android OS其實是Linux的分支(圖片來源

Arduino說了算!MCU不相容也不行

開源運動的火苗,從軟體圈漸漸燒到硬體圈,2005年幾位住在義大利Ivrea的工程師開發出Arduino開發板,並決定採用開源的創用CC授權,在此授權下,任何人都被允許生產印刷電路板的複製品,還能重新設計,甚至銷售原設計的複製品。你不需要付版稅,甚至不用取得 Arduino 團隊的許可。然而,如果你重新發佈了參照設計,你必須說明原始 Arduino 團隊的貢獻,而且保證新版本的 Arduino 電路板也會一樣的自由和開放。

這17年來,Arduino如何壯大的,很多人都看到眼裏吧。如今光是Arduino基金會自家所出的Arduino開發板家族,就有數十種之多,若再加上相容性的開發板、擴充板,以及不可計數的感測器週邊和驅動程式庫,Arduino儼然已長成MCU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生態系,並吸引全球Maker及開發者用它來實現創意。

事實上,各大MCU廠近年來都被迫跟隨著開放或相容於Arduino,因為有太多週邊支援,有太多程式庫可用,大大降低了開發的工夫,不跟進相容或開放,就沒人用了,而且要跟緊,甚至超前。

Arduino已長成MCU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生態系

結論

從Linux到Arduino,我們看到開源軟體發展對人類社會文明的影響力,在開源硬體的發展上又再次發生,也印證了一些事情。

軟體大廠都希望把最聰明的軟體高手請進公司,為他們開發產品或服務,但這群聰明的腦袋不見得請的到,請到了也會保留自己的「私生活」,因為他們更喜歡把「真正厲害」的程式碼公開,看到別人把自己的程式改的更厲害。因此,軟體大廠轉而擁抱開源,希望吸引開源社群的開發者來壯大自己的生態系。

再將鏡頭轉到硬體的世界,Arduino一問世,層出不窮的創意從不間斷地在世界各地發生,而這些貼近生活、特定需求的創意顯然是大公司關起門來想不出來的,而成千上萬的創客作品最終可能只是曇花一現,但總有一些會走進市場、走進你我的生活中,或成為大公司借鏡的產品原型。

這群聰明或有創造力的Hacker和Maker在哪兒呢?在民間,就在你我的身邊,可能就是你啊!

Maker重不重要?很重要吧!

更多內容可參考【MakerTALKS#20】Why Maker Matters 從Linux到Arduino:開源之火一發難收!

Ou Owen
Ou Owen

Author: Ou Owen

在IT、電子的媒體圈打滾了15年後,有感於Bottom up的Maker運動將成為改變台灣的一股力量,於是從CTIMES總編輯之位退下,創辦MakerPRO社群媒體平台,以PRO Maker為社群核心,致力建構Maker to Market的運作體系。 (媒體專訪:社企流專訪(文章)RAPAQ 專訪(影片)

Share This Post On

Submit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