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Why Maker Matters#1】從 Burning Man燒向Maker運動的創作力

作者:歐敏銓

20152018年可以說是台灣Maker運動最火熱、風光的4年;但2019之後,似乎在發展上撞到了天花板,全球都一樣,開始退燒。到了2022的今年, Maker社群還在不在?在啊!Maker的影響力與重要性呢?也不曾減低!為何我這樣說呢?接著我想用幾個面向跟大家聊聊”Why Maker Matters?”這個題目。

本文先從一個跟沙漠有關的Maker故事開始說起(看影片更有畫面喔)。

從海灘到沙漠,再延燒到全世界的火人慶典

話說36年前,也就是1986年的時候,有幾個人用木頭做了一個人像和一隻狗,然後在舊金山的貝克海灘邊放一把火燒掉了。這件事他們就傻傻地連續做了4年,吸引了愈來愈多人的圍觀和參與:從原本的20人成長到350人的大活動!這也造成當地主管機關的緊張,並提出警告:「你們不準在這裏再辦下去!」

火人的儀式在舊金山海灘愈燒愈旺,卻面臨不能續辦的困境(圖片來源

這個禁令並沒有撲熄這一把「火」,反而促成了她的轉型和壯大。所謂「此地不留人,自有留人處」,他們決定將活動陣地轉移到人跡罕至的內華達州黑石沙漠(Black Rock Desert),在每年8月最後一週舉辦。

漫無人煙的黑石沙漠,因火人節迎向改變(圖片來源

從海灘移師沙漠,反而讓火人節更壯大了(圖片來源

在這裏,無水無電,更無網路,只有白天的高溫和突然而來的沙塵爆,但也因為遠離塵囂,他們可以更無拘無束的給自己最放空、和內在自己最親近的八天,然後,在最後的兩個晚上,看著在大火中燃燒的寺廟和巨大人像,沈澱、昇華、收拾,再回歸!

撼動每位參與者的火人儀式(圖片來源

這個活動,就是已舉辦了30多年的火人節(Burning Man),每年的這兩把火愈燒愈旺,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藝術家、Maker、攝影師、社會運動工作者們,像飛蛾一樣地撲了過來,而且一來再來、不來不可。

這些人自稱是Burner,而其中有一群人,身份有點特別,被稱為是Valley Burner,他們是來自矽谷的創業家或天使投資人,包括Google的兩位創辦人 Larry Page、Sergey Brin,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,以及 Amazon的創辦人 Jeff Bezos等,都曾出現在火人節中。

他們為何願意放下手邊的大生意不做,和其他數萬人一樣(前幾年已成長到破7萬人),千里迢迢地來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呢?很顯然地,這裏有一些平常沒有辦法體會的事情在發生,感受與收獲,每個人都不同。看看Larry Page怎麼說的:

Maker和藝術家來說,他們在這裏展示創作、實驗想法,也找尋靈感;對社區、運動和革命工作者來說,他們來這裏放空、冥思,也檢視自己的初衷與行動。

對很多人來說,火人節是一場內在探索的旅程(圖片來源

事實上,每年有許多了不起的Maker團隊會帶著他們的創作來這裏,以下有圖為證(還有太多太多,請隨意Google一下吧)。

舉一個團隊為例好了:火蓮花女孩(Flaming Lotus Girls),他們幾乎每年都會來到火人節發表新的大型鐵雕創作,當然,都是會噴火的玩意兒。

火蓮花女孩每年為火人節帶來工藝鉅作(圖片來源

這是一個由幾個喜歡打鐵玩火Maker所創立,名字中有”Girls”,自然是以女性為主的團體,其根據地就在矽谷。如今已成立20多年,團員也突破百位,早就收男性團員,但聽說還是以女性為主喔。在2005年Maker Faire開始舉辦後,該團隊也成了參展常客,這些大氣、會噴火又充滿藝術美感的作品從沙漠駛進會場,也是火人節影響力走向民眾和Maker圈的證明吧。

有了Maker Faire後,火蓮花女孩的作品也會移師到這兒,與民眾親近(圖片來源

更進一步來看兩者的關係:首先,火人節的發源地在矽谷,Maker運動的發源地之一也在矽谷;火人節的舉辦比Maker運動濫觴的2005年早了快20年,不少大咖的Maker,如火蓮花女孩,早就出沒有火人節很久了,所以,火人節對Maker運動的影響,確實有一定的份量。

再看看火人節的精神:這裹鼓勵大膽嚐試、勇於創作、熱情參與和分享等,和Maker運動的精神是不是不謀而合呢?(當然,火人節還有更多的訴求,它有提出十項原則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。)

那火人節跟台灣Maker有串連嗎?其實台灣有不少藝術家和設計師都去朝聖過了,還成立了台灣的火人節臉書社團台灣火友 Taiwan Burners,嚮往參加的朋友可以進來取經,因疫情停辦2年的火人節,今年也確定復出,開始售票了喔!

燒完木頭巨人肖像的隔天,這個喧囂了8天的黑石城會出現一個景像:就是大家一起動手清空現場,所有巨大、偉大的創作,都要被拆掉上車帶走,帶不走的就當場燒毀。

參與者都有一個共識,那就是還給沙漠屬於它的原貌。大家揮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,帶走的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收獲。

就如火人節創辦人Larry Harvey對這活動所下的一句Slogan

“Out of nothing, we created everything.”

這句是不是很很適合Maker呢(可別衝動燒掉自己的創作)?

“Why Maker Matters?”,我們下次再聊了。

歐敏銓
歐敏銓

Author: 歐敏銓

在IT、電子的媒體圈打滾了15年後,有感於Bottom up的Maker運動將成為改變台灣的一股力量,於是從CTIMES總編輯之位退下,創辦MakerPRO社群媒體平台,以PRO Maker為社群核心,致力建構Maker to Market的運作體系。 (媒體專訪:社企流專訪(文章)RAPAQ 專訪(影片)

Share This Post On

Submit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