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類型
開發平台
解決方案
關注主題
文章類型
開發平台
解決方案
關注主題

【Women Makers】鋼鐵與火焰的藝術-Flaming Lotus Girls

作者:林彥維

火人(Burning man)作為一個全球知名的大型火力動力裝置藝術展,在每年的八月到九月間舉辦,那時內華達州的沙漠上宛如一場歡騰的祭典。

為鋼鐵和火焰的結合深深吸引的人們,可以近距離接觸小至三、四公尺、大到十數公尺的作品;欣賞參展者們在主題下盡情發揮的各種設計,同時感受火焰噴發時撲面而來的熱氣,有時與仿生的機器一同隨著音樂搖擺,直至深夜,火焰與人們的熱情也持續照亮整片沙漠。

flaming lotus girl 10

在臨時城市「黑岩市」的火人祭燃燒的火人(取自維基 By Aaron Logan)

在這場祭典中有個以女性成員為多數,相當活躍的團體,僅作為業餘愛好者組成,卻將自造者社群的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,規模日益龐大;除了火人祭,近年頻頻在各國參展。它有個動聽的名字,它是灼蓮少女(Flaming Lotus Girls,下文以FLG簡稱)。

灼蓮的點燃

FLG在2000年時由兩名男性與四名女性組成,初衷是學習有關雕塑裝置藝術的技術與知識,而隨著作品試作,到在不同活動甚至國家間巡迴展示;至今已茁壯成一個成員上百位且凝聚力強大的社群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2

2000年FLG首次亮相展出的「火焰蓮花」(Flaming Lotus),象徵著藝術不只屬於男性。(取自FLG官網)

如前言所描述,FLG的作品多數是與火焰相關的裝置藝術,涵蓋機器人、電子、仿生學領域,它們的作品尺寸從數公分的煙火裝置到十數公尺的火焰大蛇都有。透過火焰在裝置上的噴發舞動,驅動裝置的動作,有時是仿生動物、有時是人體器官的設計,另一種藝術之美藉此傳達。

同時也打破過往鋼鐵火焰只屬於男性的陽剛印象,成員構成如其名,以女性為多數,但其實招收成員時是不論男女的,也不計較有沒有相關經驗,FLG歡迎所有想要學習的人們成為社群的一份子。或許就是這種溫柔,吸引了許多感興趣卻沒有經驗與技術的女性加入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3

不論男女老少,FLG歡迎所有想學習雕塑藝術的人們加入。

灼蓮之根-社群

FLG強大的向心力奠基於「Do-acracy」這樣的社群文化,以中文表達有「想到就去作,想要幫忙就幫忙」的意思。每個成員都是平等而自由的,這個文化體現在每一個專案的規劃與執行之中,專案都會有一位負責主要概念的設計師,不過在確立整體設計時,都會經過漫長的討論,讓意見可以盡情發表,為的就是讓最終成品的藝術之美是所有工作夥伴都能接受並喜愛的。

設計確立後,接著就會將定案的裝置分配成更細項的工作,只要成員有意願嘗試並能擔負責任,就可以主導某項部分的工作。

這樣的文化讓組織充滿彈性與活力,每個成員都能有資源與機會以有所成長;FLG也堅持著學習知識與技能的初衷,確保新進人員都能有實際的教學與訓練,成員們在社群每周的聚會以及工作坊中接觸電路、設計、建構實作的同時,也鼓勵交流分享,希望成員們能在社群裡獲得知識與技術之外,也能學習到創意、樂於分享貢獻、教育,甚至領導能力。

FLG積極提供教育學習的機會,這種機會無所不在,例如前文所提及專案的分工,一樣作品所需的工法程序,經過無數拆解後一定有簡單的基本工作,這些工作就成為新進人員最好的教材,在學習的同時也能讓新進者對專案感到參與感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5

FLG強調著從實作中學習。(取自FLG官網 By Margaret42)

此外,為了發現更特別的火焰效果和新的建構素材,不論是新舊成員都需要不停擴展自己的能力與技術範圍,在這種氛圍下,社群整體持續地在學習與精進。

這也使得FLG在面對製作上的困難時有更積極與勇於解決的態度,例如在某次製作「神經(Soma)」這件作品時,作到一半才發現電子組件都需要更堅固甚至防水而必須重作,但已經沒有經費買現成電路版了;面對這個困難,FLG選擇了符合他們文化的解決方法──和成員們一起手工製作數百片符合需求的電路板,雖然聽來非常瘋狂,但也正是這種化問題為機會的方式,反而讓大家學習到更多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6

「神經」(Soma)從探索著人類神經與意識根源的哲學思考出發的作品,火焰彷彿神經訊號從神經束到神經元之間傳動。(取自FLG官網 By Glenn Grant)

灼蓮之花-作品

社群文化如此自由地任成員發揮,FLG在面對作品的設計時也一樣地不被常理所限制,而在恣意縱橫的想像力與技術的互補間,還有相當重要的一樣要素影響著FLG的設計──也就是將看見這件作品的人們。

在每樣設計中FLG都會從觀者的角度考慮到許多方面,例如人與裝置間的互動,這種互動是遊戲式的還是間接的啟動;或是人們能與裝置多接近甚至踏入其中,又或者還能作出更特別的花樣,而其中最重要的還是人們看見這件作品會留下什麼樣的印象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7

「大蛇之母」(The Serpent Mother),最能體現參觀者也成為表演創作者一員的作品,本來圍繞著蛋的大蛇會隨著參觀者透過控制器的引導,移動頭與下顎,讓參觀者們都能參與其中。(取自FLG官網 By Tristan Savatier)

當然儘管草案設想得多完美,還是會遇到許多障礙。

第一個障礙是經費,要從何找到足夠經費支持營運,是任何非營利組織都要面對的問題,尤其FLG還是個全志願的組織;但幸運地,在FLG的成員中有幾個特別有經驗和技巧的活動規劃者,很熟悉如何包裝活動以募得贊助。

但總會有入不敷出的時候,尤其發現實際作出作品的花費遠超預期時,更是有立即性的需要必須盡速解決,而FLG的作法就是以人力替代財力,比如前文所提到的手工製作零件替代購買現成零件。可說是在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解決方法。

第二個障礙是保存,經費除了用在製作上,也包括保存與維護,製造出越多的作品的同時,就需要越大的空間來擺放,除了積極透過贊助尋找基地,FLG透過在火人祭等活動的活躍,成功申請到PIER 14(舊金山港灣編號十四的碼頭)來半永久地擺放他們的作品,甚至可以讓他們放置翻新的作品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8

在PIER14展出的「Soma」,因地制宜地將火焰放射器改成LED的特別版,成為碼頭邊特別的景觀。(取自FLG官網 By Joe Decaney)

FLG抓住許多機會,如申請展覽補助來讓自己的環境設備越來越周全,不過要解決社群的問題,靠的終究是社群成員的主動參與與願意奉獻。

而除了作品本身的製作困難,FLG還得解決許多因為作品的材料特性,在巡迴展出時從外部衍生的問題。像是在日夜溫差大的拉斯維加斯,FLG的工作時間限定在夜間,因為白天的溫度讓金屬燙得連碰都碰不得。

相反地,在一月的多倫多,FLG必須加熱油箱以免凍結,也得加熱遇冷而僵硬的軟管才能彎曲;在五月的德州甚至遇過因為高溫,油箱壓力僅差「一點點」,就會來個「大爆炸」的緊張情況。

此外拖著一大串金屬與燃料的FLG要如何滿足每個州的州警與國家的海關,還有槍砲管制條例,都是在巡迴展出中FLG得學著面對的問題。這些無法預想到的問題隨時都會出現,但透過成員的學習並面對,卻也是如此有趣與值得留念的回憶。

灼蓮少女持續燃燒

FLG上一個作品「定音鼓倫巴達(Tympani Lambada)」仍在各地巡迴展出,下一個作品「脈動(Pulse)」已蓄勢待發,這次將以鐵與火描繪出心臟的跳動,想必能再一次衝擊人們的視覺與心。

近年關於Maker的人口調查報告中,女性的比率雖只有30~35個百分比,但仍有持續上升的趨勢。而FLG的成功就正向世界大聲宣示,不只鋼鐵與火焰的藝術,機會與創作的大門不分性別,都會在任何有想法有創意的人眼前開起。放開心胸學習,樂於分享,豐富生活,感動他人,以這些精神為火種,FLG平等而開放的火光將繼續照亮世界。

flaming lotus girl 01

戴上面具,拿起工具,沒有性別只有工藝。(取自FLG官網)

flaming lotus girl 09

參考資料:

The “Do-acracy” of the Flaming Lotus Girls

The Flaming Lotus Girls’ “Soma” on San Francisco’s waterfront

Flaming Lotus Girls官網

林彥維

林彥維

就讀政治大學資管系,學的是程式,情有獨鍾的是故事。喜歡科幻故事中打造酷炫道具事物的角色,後來才知道那些人有個名字叫maker。目前一點一點接觸maker文化中,想用文字讓更多人了解這世界正在一群人手中精采地改變。現任MakerPRO實習記者。
林彥維

上一篇: | 下一篇:

468 ad

我想回應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成城共創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、轉載必究.Copyright(c) 2017 MakerPRO